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kendra sunderland feet,新手必看

跟着李姐出来,我回到了按摩师的等候室,看到我又空手而归,等候室里的几个按摩师捂着嘴巴笑了起来,我知道他们在笑什么,我进入这按摩店半个月,却一张单都没签下来。

  进按摩店的按摩师都是李姐亲自面试的,我手法不错,可是因为是新来的客人不信任,所以一直没人选的上我。

  来这按摩店的都是一些有钱没老公陪的妇女级别客户,她们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按摩,更是想放松自己。

  要说样貌吧,我也算不上丑。

  李姐跟我说,来这里的客人喜欢循环的叫同一个按摩师,她们管这个叫做熟客让熟客做。

  这样比较安心。

  说是这样说,宣传牌上就那么几样按摩方式,我看着都腻了。

  那客人无非就是看上了某个按摩师,在得到他之前才会选择循环在他身上送钱,这种潜规则我还是懂得。

  等候室里的按摩师基本上就都被叫走了,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

  看着空荡荡的等候室,我真想感叹一句,怎么上天总是不愿意让人挖掘人才?不是我自以为是,李姐曾经夸赞过我的技术可比这按摩店的任何人都好很多,当时被其他按摩师听了都因此嫉妒了我很久,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地成为了他们的笑柄。

  正当我百般无聊之迹。

  突然听到隔(草船借箭的故事)壁的房间传来了争吵声。

  我含糊地听到几句话。

  我都来了几次了?次次都是这么点技术活?能不能来点新意?怎么又是这个按摩师?你们按摩店不招收新人了?都不会换新?能不能给我搞点有新意的东西?不行就把这会员卡给退了!以后再也不光顾你们店了!不一会李姐跑了进来,把我叫了过去。

  我才发现撒泼的人竟是经常来我们这里按摩的一个熟客,兰姐。

  她是我们按摩店的常客,在市里势力大得很,几乎天天开着一辆宾利来我们这里玩,李姐把她当佛一样供着,时刻不敢怠慢。

  进门前李姐就嘱咐过我一定要好生招待这位兰姐,可千万不要招惹了她,否则大家都的吃不了兜着走。

  我表示理解,让李姐放心。

  进去后,兰姐抬头看了我一眼便冷冷地道:“你是新来的按摩师?你会些什么?”我直接给她报了店里单上有的按摩套餐,哪知道报了一半,兰姐就发飙了。

  “搞什么?如果你只会这些,就赶紧出去!老娘来这里是寻些不一样的开心的,如果可以给我找些新玩意,我出双倍价格!”听到这里我眼前一亮,追问到:“您是说真的?”兰姐冷哼一声,“我兰姐说的话那还有假?”我听了那叫一个高兴,来这里的客人如果要求按照规规矩矩的方式按摩,她们都已经有了专门的按摩师,这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让我大显身手的机会,我怎么会错过?我胸有成竹得接下了兰姐的单子,并且立刻给她安排了按摩。

  这兰姐虽然结婚几年,有权有势,身材却保持的极好,一双腿配上黑丝袜那若隐若现的诱惑力直让人血脉扩张。

  听说兰姐跟她老公婚姻生活不愉快所以才经常来这里消遣,这样的女人脾气大也是正常。

  我给兰姐抹上了按摩油,刚刚下手就听见兰姐发出啊的一声叹息。

  我还以为怎么了,赶紧停下来。

  谁会知道兰姐居然连连喊到:“不要停,不要停。

  ”我整个人都瞬间懵了,她这两声犹如魔咒,一下子撩动起了我内心深处某种异样的感觉。

  但眼前的毕竟是客人,而且我经过专业训练,一下子就把冲动按捺了下去。

  兰姐也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轻咳了几声掩饰尴尬,又恢复了冷冰冰高高在上的语调,道:“你小子按摩手法不错,跟这个按摩店里的其他人不是同一个按摩院里出来的把?”没想到这兰姐这么有眼力见,三两下就看出来了我跟其他人的不同,我心里一阵欣喜,终于被人认可的感觉令人神清气爽。

  但我没有立刻对自己夸夸其谈,而是谦虚得道:“都是同一个院校毕业的,不过我自己在家也做了一些研究。

  ”我继续下手,顺着兰姐的骨骼筋脉,展现我自创的那一套神魂颠倒按摩法。

  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看见兰姐微微通红的脸跟禁不住喘起来的气息,我就知道自己取名字取得是成功的。

  “怎么之前来这里都没遇到你……太棒了。

  ”我轻轻地挤压兰姐的脖子,她立刻发出一声令人听了腿发软的叫声。

  我继续一路向下,揉捏着她的骨头,皮肤,到了屁股上方。

  渐渐加重力度,最后到了某一个节点,我用力往上一提……“啊……”在痛并快乐的享受之中,兰姐长长的感叹出来。

  良久,兰姐都瘫在床上没有任何动弹。

  我洗干净了手出来,兰姐还没起来。

  不过问我道:“你这手法叫什么?挺舒服的。

  ”只是挺舒服吗?刚刚看她都快达到高峰了,那叫声害得我差点毁了自己的职业操守。

  明明被我按的飘飘欲仙了,嘴倒是挺硬。

  我也没揭穿兰姐的谎言,而是淡定的跟她道,“我自创的一种手法,叫做特殊手法。

  ”兰姐趴了起来,这女人舒服的连衣服没穿好都没发现,为了不让她一会反应过来骂我不知好歹,我赶紧过去帮她拉起衣服讲她胸前一片风光挡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你现在开始就是我的专属按摩师,以后我的单都给你签。

  ”兰姐兴奋的程度不亚于中了彩票。

  而我的更甚,潜伏了半个月终于有了客人,而且还是大客,看来上天终于注意到了我这个被他遗忘的子民!终于开单了,一会要请李姐去吃顿好的才行!也让那帮看不起我的按摩师开开眼界。

  “兰姐,我叫强子。

  ”我笑得看似憨厚,心里边算盘却是打的咔咔响。

  这行的潜规则不少,有些地方也是乌烟瘴气,不对顾客透漏真名也是我们按摩师不成文的规定之一,说起来,倒是有些像那些艺名的意思。

  兰姐轻笑了一声,眉目之中含着满足过后特有的慵懒之色,声音比起刚开始轻柔了不少,“成吧,我记住你了,一会儿我会去跟你们的负责人安排一下。

  ”我兴奋的连连道谢,兰姐见我站在原地没动,瞟了我一眼,保养得宜的脸上溢出些许戏谑,“怎么,要在这儿看姐换衣服?还是想……”“啊?没没没,兰姐,不好意思,我这就出去。

  ”被她这么一提醒,我腾的闹了个大红脸,虽然这类女人对于男人来说的确有着不小的诱惑力,但是我自认为没那个本事能办了兰姐,更没有那个胆子。

  退出按摩房,我没想到的是,外面居然站了一堆人。

  “呦,强子,感觉咋样啊,兰姐可是不好伺候,瞧你这模样,不会是被赶出来了吧?”熟悉的尖利声音让我有些反感,说话的男人长相白嫩,叫鹿小希,顶了个当红小生的名字,是按摩店里的“头牌,”按摩手法虽然不咋地,但是格外招那些上了年纪的富婆待见。

  当然,里头的兰姐除外,这人也曾三番五次的跟在兰姐屁股后推销自己,却被她缕缕拒绝,心中的挫败是肯定实打实的,今天知道我居然进了兰姐的按摩房,不气才怪。

  “挺好的啊,兰姐很满意的样子。

  ”我没理会他语气的讽刺,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鹿小希一听,脸上登时就红了,气哼哼的看了我一眼,怒道,“你别得意!兰姐下次还会不会找你还说不定呢!”我耸耸肩,并不介意,兰姐下次还会不会找我,我心里最是有底气。

  “我去,强子,你有几分本事啊,兰姐皮肤有没有红姐白啊?”其余人不知真假的扬着笑脸恭维我,一个个嬉皮笑脸的想要凑上来,想要从我嘴里套套兰姐的话。

  我早就看见了朝这边走过来的李姐,面色分明不善,于是也不搭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我这么副表情,倒是让那几个按摩师觉得里面有猛料,紧忙追问着,嘴里边什么话都吐露出来了。

  “行了行了,你们都没有顾客的吗?赶紧回去!”李姐踩着细高跟蹬蹬的过来,见着一群人围在我身边,不悦的压低着声音吼了一句,几个按摩师对视几眼,虽有不满,但也都纷纷退去。

  “李姐。

  ”我问了句好,对于李姐这个人,我还是有几分敬重。

  毕竟刚开始也帮了我不少的忙,可现在,她脸上却是不阴不阳,有些冰冷的看着我,“强子,里头的顾客可是万万得伺候好的,你没做什么……”我心里发沉,没想到李姐居然这么看我,她话里头的意思我也听出来了,是怕我做什么不该做的,毁了店里的名声,更怕兰姐那个有权势的老公找上门。

  “当然没……”“李经理。

  ”我话还没说完,兰姐就出来了,我转头一看,虽然她穿戴已经整齐,可那美目中水波潋滟,眉目含情的模样还是会让人禁不住往别的地方想。

  李姐暗暗瞪着我,可现在拿不准兰姐的意思,也不好说什么话。

  “以后我的单,都签给强子了。

  ”兰姐瞥了我一眼,又对着李姐嘱咐了一句,“对了,不要再让其他的按摩师骚扰我了,我发起脾气你也是知道的。

  ”李姐腰身比以往微躬,面上虽然波澜不惊,可双鬓透出来的细汗还是看得出她现在的紧张,听着兰姐的话,连忙点头,“那是肯定的,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兰姐哼了一声,不再多说,伸手在包里找了找,素白纤细的手指夹了一章名片递给我,“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可能会找你上门按摩。

  ”我接下,余光瞥见李姐看我的眼神复杂许多,显然意外至极。

  送走兰姐,我也长呼了一口气,和这种漂亮又厉害的女人相处,其实也没有那么舒服。

  “李秋兰……”我默念着名片上的名字,上方烫金的宏实地产四个大字尤为扎眼,我正反复研究着,身侧突然多了一个人,带着浓烈的薰衣草香。

  “强子,姐劝你一句话。

  ”李姐目光复杂深邃,秀丽的眉毛微微皱起,“干这行,最重要的是啥你知道不?”我当然记得,最开始培训的时候就已经耳提面命的要求过,三不准。

  

许静明显不愿意和自己再联系了,他如果敲门进去,肯定会被轰出来的,到时候整栋楼都知道自己是个老不正经了。

  老王重新回到了门卫室,一会儿工夫,许静老公抽头丧气的从楼梯口走了出来。

  小区出入口需要门禁卡才能打开,许静老公常年在外,门禁卡不会带在身上,在推门后发现自己无法将门打开。

  他扫去脸上的不快,看向门卫室的老王从兜里面掏出香烟,在掏烟的时候,却将口袋的钥匙一并带了出来。

  钥匙跌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可许静老公根本就没有挺进耳中。

  他敲了敲门卫室的窗户,老王将窗户打开,他递了一根香烟给老王,指着小区铁门说道:“大叔,能不能帮我把门打开?我没带门禁卡。

  ”老王接过香烟,他虽然很想询问许静老公刚才和许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外人,也只能忍住。

  拿着门禁卡从门卫室出来,老王将铁门打开后,在许静老公感谢之下目送他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家中有娇妻却不知道好好守着,要是我一定会让她夜夜高潮迭起,夜夜似新娘。

  ”老王啧啧嘟囔一声,转身准备回到门卫室,脚却不偏不斜踢在了许静老公掉落在钥匙上。

  他弯腰将其捡起,抬头看向许静还亮着灯的窗户,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淫荡的笑容。

  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谋,他今晚就要进入许静家里,装扮成许静的老公,狠狠的将许静压在身后,猛烈的撞击着她娇嫩的身躯。

  为了实现自己的期望,老王坐在门卫室等到了凌晨十二点钟。

  这期间他一直都直勾勾盯着许静亮着灯的窗户,现在已经十二点钟,许静却还没有关灯,不知在想些什么。

  老王继续等了半个钟头,灯光关闭之后,他隐约看到许静从窗户前经过。

  为了可以让今晚的计谋得以实施,他没有立刻行动,而是依旧等待,他要等到许静睡熟之后在行动。

  老王今晚异常亢奋,一想到自己将要撞击许静娇躯的时候,他所有的睡衣便一扫而光。

  等到凌晨三点钟,老王这才趁着夜色开始行动了。

  这个时候正常人都已经进入了深度睡眠,即便许静和她老公刚刚吵完架,那也不可能一宿不睡。

  老王如同做贼一样,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六楼,激动的从口袋摸出许静老公的那把钥匙,他摸索了很久,才将房门钥匙拿了出来。

  小心翼翼把房门打开,老王溜了进去锁上房门。

  月光昏暗,客厅内虽然没有开灯,但他还是可以模糊的看到客厅的布局。

  加上昨天他不止一次的来过,更加可以确定许静的卧室在什么地方。

  穿过客厅,老王很快来到了卧室门口,卧室房门并没有上锁,而是虚掩着。

  老王兴奋异常,慢慢将房门推开,接着昏暗的小夜灯,他看到许静正躺在床上熟睡,在床边还放着一张婴儿床,许静的孩子正在婴儿床里面熟睡。

  老王知道今晚这个机会自己绝对不能错过,他蹑手蹑脚来到了房间里面,站在床位看着只穿着一件薄纱睡衣的许静贪婪的舔着嘴唇。

  许静睡衣下面穿着一条黑色内裤,因为晚上睡觉,所以她的身上并没有佩戴胸罩,而是光着膀子,两只硕大的豪乳垂在床上。

  虽然昨天不但摸过而且还吃过,可是此刻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让老王格外兴奋,他的毛虫早就已经苏醒变得坚硬如铁,正挤压在裤子里面让老王非常难受。

  他扭动了一下身体,直接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最后这才把裤子连同内裤一并脱下。

  老王胯部武器高高翘起,都快要触碰到了肚皮,随着他的走路一晃一晃。

  慢慢来到熟睡的许静身边,老王贪婪的盯着这具美酮看了很长时间,最终将粗糙的大手探向了许静的脚踝部位。

  许静已经熟睡,而且一直都在照顾小孩,早就疲惫不堪,根本就没有感觉到有人正在触摸着自己的身体。

  老王一边轻抚一边瞄着许静的内裤,他将熊腰朝许静的后臀慢慢顶了过去,当顶端触碰到薄纱睡衣的时候,老王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呻吟声。

  粗糙的手掌顺着许静的小腿慢慢向上滑过,触摸着雪白的大腿,又慢慢朝被内裤包裹的神秘部位试探了过去。

  许静没有察觉,不知是不是做梦,她扭动了一下身子,这一幕吓得老王稳住了自己的动作,他屏息盯着许静,生怕她会突然苏醒过来。

  好在许静没有醒过来,而是将双腿分开,这样可以让老王的手掌全部覆盖在神秘部位上。

  老王心跳加速,当指尖触碰到内裤的时候,许静敏感的身体突然剧烈一颤,从鼻孔发出了一缕舒爽的呻吟声。

  许静长时间一个人照顾孩子,体力早就已经被抽离干净。

  本以为老公回来会好好将她那具饥渴难耐的身体好好滋润一番,可是丈夫却在房间内发现了老王存在的迹象,和许静争吵了一番。

  许静心里面极其崩溃,她因为身体的关系,虽然被老王推油按摩,但是在关键的时刻,并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丈夫的事情,却被丈夫如此误解,更加让她无法承受。

  在老公离开之后,许静也陷入了身心疲惫之中。

  老王此刻并不知道许静的悲伤,(儿童智力故事)他早就已经想要得到许静的身体。

  刚才在按摩推油的时候,他就想立刻进入女神的身体之中。

  可是因为想要将女神的欲望全都激发出来,老王前戏做的非常充足,但就在要准备进入身体的时候,却遭到了许静的阻拦。

  现在许静依旧睡着,老王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用手轻轻抚摸着许静那条毛茸茸的花蕊,一滴滴晶莹剔透的粘液在老王的触碰下纷纷从桃花源深处分泌了出来。

  虽然许静已经睡着,但是却依旧感觉到了这种长久未曾得到的快感正侵占着自己的身体。

  伴随着老王的轻轻抚摸,睡熟中的许静娇喘连连。

  

“我帮你的话,的确是不太好,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过,你要是弄不好,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

  ”老张欲擒故纵,干脆松开了她的双峰,假装一本正经。

  莫晓梅被吓的不轻。

  “别,别呀,人家不会弄,那要不,你帮我吧,我不嫌弃你,我不想传染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闭上。

  ”老张暗暗欣喜,又一次握着莫晓梅雪白的两只乳兔,低头就含着了上面的樱桃,缓缓的吸允着。

  “嗯,呀,有点疼,你轻点张医生。

  ”莫晓梅又羞又急,她很听话的闭着眼,觉得那里痒酥酥的。

  被老张那样弄,软绵绵的麻麻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点难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排毒。

  老张见她脸颊通红,嘴唇红润,浑身发抖了,越发的来了欲望。

  裤子涨的顶起来了,忍不住隔着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扑面而来,她那柔软有弹性的胸部,在他的把玩之下,变换着形状。

  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忍不住搂着她的小蛮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过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张医生?”莫晓梅那里当然最敏感了,连忙夹住两腿,紧张起来,睁开眼了。

  “别动,你身上的毒素开始蔓延了,不要说话,你看看,你嘴唇都变色了,我要帮你把毒素吸出来,从你的嘴唇开始。

  ”老张其实是想吻莫晓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别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晓梅又闭着眼,老张吞了吞口水,凑到她红润的唇边,立刻吻了上去。

  又湿润又芬芳,她开始娇喘了起来。

  “嗯,嗯。

  ”莫晓梅被吻了,觉得嘴唇软麻麻的,带着老张的口气,不由皱眉,喉咙里发出呻吟。

  老张不满足这些,想要她的小舌头,可是她的嘴唇抿着,牙齿咬的很紧,看样子很紧张。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头伸出来,我帮你排毒。

  要不然你会死的。

  ”老张连哄带骗。

  莫晓梅不想死,犹豫了一下,听话的伸出了小舌头。

  老张直接轻咬着莫晓梅的舌头,把他的舌头也伸出来,吸允着,不停的吻着。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让老张有一些沉醉了,他边揉着她的胸脯边吻着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晓梅的两腿之间顶着。

  “哎呀,什么东西。

  ”莫晓梅隔着衣服,感受到老张裤子里硬邦邦的,还很火热,她慌了,赶快伸手推开。

  老张有点心虚,松开了莫晓梅。

  “我这是给你解毒呢,你躺下来。

  ”看着莫晓梅娇羞无比,清纯可人的样子,老张心一横,反正机会就在眼前,不能错过。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这年轻姑娘的身子。

  莫晓梅躺下来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胸。

  “张医生,现在要怎么样嘛。

  ”“我发现,毒素已经蔓延到你的两腿间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湿润?”老张敢肯定,莫晓梅没有经验,也没有被男人弄过,被自己刚才这么挑逗调情,两腿间应该早就湿淋淋了。

  莫晓梅点点头,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内裤里,果然是湿了,她以为是毒,吓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梦的时候就有,张医生这怎么回事。

  ”“别害怕,这是你身上的毒,我要检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确定。

  ”“怎么,怎么检查呀?”“当然是要脱了内裤。

  ”老张盯着她两腿间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妈说这里只能给自己老公看的。

  ”莫晓梅娇羞的闭了闭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强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还是什么呢,如果你觉得为难,我可以不帮你检查,但万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听老张这样说,莫晓梅顿时六神无主,恐惧战胜了娇羞。

  “好,好,我脱了让你检查。

  ”莫晓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两腿间就只有一个小裤衩包裹着。

  裤衩上,还湿了一片。

  老张非常渴望看见她两腿间的芳草地,那里肯定和年纪大的女人不一样,应该会很美的。

  “快点吧,不要让毒扩散了,我到时候也没办法,给我检查。

  ”老张催了(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起来,免得夜长梦多,趁着她还糊涂的时候,要趁热打铁。

  “嗯,这就脱呢。

  ”莫晓梅满面羞红,闭着眼,缓缓的,把她的内裤朝大腿退了下去。

  老张只觉得热血沸腾,瞪大眼睛,盯着莫晓梅那雪白的两腿间。

  终于,莫晓梅把内裤退下去了,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

  好漂亮,不愧是少女,这里没有被人碰过,还是一块禁地。

  干净又粉嫩,而且居然寸草不生,是光溜溜的。

  果然,很纯洁啊,这姑娘,就是传说中的白虎了吧。

  老张感到很激动,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成熟的大姑娘,两腿之间长的是这样的。

  很美很动人,他几乎忍不住,想要过去,占有莫晓梅,得到这个人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个,张医生,你别那样看人家嘛,好难为情的,你开始检查吧。

  。

  ”莫晓梅虽然万分羞涩,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为了给自己排毒。

  “好,好,非常好,我这就开始了,你要忍着点。

  ”老张装模作样的,为了不让莫晓梅起疑心,他故意弄了一点润滑油一样的东西,涂抹在了莫晓梅的两腿间,用手轻轻的在她粉嫩的芳草地上摩擦着,缓缓的,感受这年轻美女的身子。

  “嗯,好痒呀,张医生,你越弄我越痒了,怎么回事嘛。

  ”莫晓梅夹紧了双腿。

  “这是正常的反应,是在排毒呢,你忍着点,很快就会舒服一些了。

  ”老张喘着粗气,激动的手发抖。

  他在外面摸索了一番后,自然不满足,他裤子里的东西,已经膨胀的不行了,简直快要顶破裤子了。

  他迫切的想要和莫晓梅欢爱,他需要发泄。

  这两年憋的太久了,实在是很难受。

  于是他把手指伸到了莫晓梅的身子里,慢慢的动了起来。

  “啊,不行,张医生,你弄的人家有点疼了,更痒了。

  ”莫晓梅身子发抖,那里才没有被人那样对待过,她满面羞红,只觉得两腿间更加湿润了。

  “忍着点,别出声,马上就好了。

  ”老张真担心她叫出来,让村里人听见了,那还得了,尤其是她爸爸村长要是发现了,估计要把老张给扒皮抽筋呢。

  莫晓梅咬紧了红唇,浑身香汗淋漓,她不知道是老张在挑逗自己的身子,只是感受到很酥麻,浑身软绵绵的,娇喘着快出不了气了。

  大概是处于一种本能,居然按住了老张的手,夹紧了腿磨蹭起来。

  看着她眼神迷离的样子,老张知道,莫晓梅被自己弄的动情了。

  这可是最好对她下手的机会了,干脆狠狠的做一次,占有她这个年轻的身体。

  “嗯,啊,张医生,我怎么觉得那里更痒了呀,好难受,我这是怎么了,毒排出来了吗。

  ”莫晓梅紧张的问。

  老张想了想,说道:“还差一些,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你说,你让我做什么,我都配合,只要可以治好我。

  ”“你爬着,背对着我,把眼睛闭上,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就行了。

  ”老张搂着她的小蛮腰,心里暗喜,从后面她就看不见他在做什么了。

  莫晓梅点点头,翻过身来,爬在了床沿上,两腿夹在一起,翘臀对着老张,然后闭着眼。

  “好了,张医生,你可以开始了。

  ”老张心砰砰跳,莫晓梅的背影太美了,她那浑圆的屁股,雪白的肌肤,光滑的脊背,时刻都在诱惑着他。

  他紧张的过去看了看门窗,都关好了,他这才过来,轻轻的搂着莫晓梅的小蛮腰,缓缓的抚摸着她的翘臀,然后伸手在前面揉搓着她那饱满的酥胸。

  随后,他急切的把裤子脱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壮的东西拿出来了,缓缓的在后面,磨蹭着莫晓梅的两腿间,试图朝她的身子进入。

  “啊,好热,好烫,张医生你在干什么呀?”莫晓梅觉得不对劲,回头看了看,发现老张两腿间那根粗大的东西,吓的脸色一变,非常紧张。

  老张也有点担心,赶快捂着,这时候,要是莫晓梅说他是臭流氓,村里人知道了,他就完蛋了。

  莫晓梅也是正要大叫呢,老张灵机一动,立刻捂着她的嘴巴。

  “别吵了,你知不知道,我都是为了你?”莫晓梅立刻推开他的手。

  “为了我,张医生,什么意思呀。

  ”“你难道不知道,为了给你排毒,我被感染了,你看我这里,都肿了,你没发现吗?”老张干脆把他的那根东西展示给莫晓梅看,假装问心无愧。

  莫晓梅一愣,想了想,好像有道理。

  这大山村里很封建,莫晓梅只见过小男孩的下面,非常的细软,像老张这样粗大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被老张这样忽悠,她居然认同了。

  “哎呀,对不起张医生,是我害了你,那可怎么办?你会不会也死了。

  ”莫晓梅眨着单纯的大眼睛。

  “当然了,我这要是不排毒,我也会死的,哎。

  ”老张假装很难过。

  “那你要怎么排毒?”莫晓梅问。

  “这个,恐怕需要你帮忙,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老张开始循循善诱,他知道莫晓梅被骗着了。

  “你说,张医生你帮了我,我应该回报你的。

  ”莫晓梅立刻说道。

  “有个办法,非常见效,就是用你的嘴巴帮我消肿排毒,轻轻的咬着它,很快它就会好起来的,但是你一个年轻姑娘,恐怕不合适,还是让我死了算了吧。

  ”老张说完故作悲伤,捂着额头,坐下来叹气。

  莫晓梅一听,很快说道:“你不能死的,你死了,我也就没人救了,张医生我帮你就是了。

  ”老张没想到莫晓梅居然同意了,他刚要说什么,莫晓梅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张嘴就去含着他两腿间的那根东西了。

  但是莫晓梅显然没有经验,而且老张的那玩意实在是粗大的很,她张嘴试了几下没能成功。

  老张连忙扶着,让她用手握住,教她该怎么做。

  “嗯,我知道了。

  ”莫晓梅再次张开小嘴,伸出舌头,朝老张那里慢慢的添了起来。

  

可当她答应过后老张的话也补了出来,竟然要换个地方,换……哪啊?话都已经出口了,刘楚楚不好再反悔,可她真的有些害怕。

  毕竟保留了那么多年的第一次,要是今天交给老张……虽然不讨厌,隐隐还有些喜欢,可毕竟是能当她父亲的人了,两人现在这样就已经好过分。

  如果再把那么大那么可怕的东西放进身子里面去……只是试探着想想,张楚楚就觉得既羞人又害怕。

  她吱吱唔唔的询问着,“换、换哪啊,胳肢窝行不行,也、也能夹住。

  ”(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老张当时就被这答案给郁闷到不行,什么意思啊,放胳肢窝,开玩笑呢?真提议当真是新奇,干嘛的都有,还真没听说过有要干胳肢窝的。

  于是他直白的说道:“我想贴着你那儿,然后蹭蹭。

  ”那儿是哪,刘楚楚清楚无比,所以这让她大为娇羞,很是不好意思。

  虽然隔着衣服,可触感却是真实存在的,这么私密的地方,怎么可以啊?在她思考着该如何拒绝的时候,老张猛地探手,将她给不容拒绝的端到床上,随后更是将裹在丝袜里的两条修长玉腿给狠狠劈开。

  刘楚楚当时就羞怕到不行,“别、别这样,老张,不要,不要啊!”老张很是过瘾,尤其是在刘楚楚哀声求饶的时候,他更感觉到愈发刺激,于是直接强行扑上,狠狠在那而磨蹭着,感受着丝袜与托底小裤裤的温热。

  只不几下的,刘楚楚就受不了了。

  “老张、老张,好难受,我难受,不要,不要……啊~!”她真的是不行了,又痛又麻痒,而且那种麻痒就像是昨天被老张亲吻在那里似的,是从娇躯最深处所泛起的一种本能刺激和反应,一双白皙玉腿狠狠地蹬扯着,双手更是在拍打老张的同时,却又用力地爱抚着,感受着强壮火热的身躯。

  纵然她没有经历过,却也知道想要解决那种近乎致命的难受,老张进来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她又实在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儿,所以她只能拒绝。

  可就在她准备开口拒绝的时候,老张突然停止了动作,并且呼吸急促。

  她认为,老张可能已经舒服到结束了,因此暗暗庆幸。

  可下一刻,老张的话却给予了她极尽的感动。

  “对不起楚楚,我忘记你那里有伤了,真的很对不起,我不动了,别伤着你。

  ”老张知道刘楚楚先前说的难受是指什么,那是女性的天性,可从那句话上他又联想起了刘楚楚身下的伤势,他真的不忍心带给她痛苦,哪怕他再想要也不舍。

  站在床前,老张憋的难受,闷着头也不说什么。

  而刘楚楚这时候却是被他真心感动到不行,她以为老张结束了,可哪成想老张却是在惦记她的伤势,宁可自己憋的辛苦也不愿带给她半分的痛苦。

  这个男人,真的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甚至单是看着他都觉得安全感爆棚,因而她也低下了头,不过精致的小脸蛋儿上魅红更盛了。

  她边解扣子,边羞羞的说道:“我偷偷看过一点视频,好像也可以用这里帮你解决。

  你上来吧,你站在床上,我帮你弄一下。

  ”老张喜出望外,没想到一时善意丢了颗芝麻,却捡回来颗大西瓜,还让刘楚楚惦记上了他的好,这可真是意外的大收获了。

  望着慢慢脱离刘楚楚胸前的衣衫,望着那件渐渐被解开的肉色蝴蝶花纹的文胸脱离,老张兴奋了,一蹦三尺高来到床上,任凭脸色羞红的刘楚楚跪在他身前。

  那一双俏然白皙的小手,渐渐聚拢向身前,然后移动到了老张的身下……早上的时候老张就在顾芳菲那憋的厉害,弄了好久也没完事,下午又被刘楚楚这么一通诱惑,他已经不行不行的了。

  所以在刘楚楚那享受了十几分钟后,他终于忍不住了,爱的潮水瞬间倾泻。

  这个时候的刘楚楚,只感觉到老张身子颤抖的厉害,也不知道怎么了。

  正张开嘴巴好奇的想要询问呢,结果一股股的暖流就冲击进嘴中,直把她打懵了。

  那火热的东西烫着她性感的小嘴,粉嫩的香舌,更有怪异的味道刺激的味蕾……当她彻底醒悟过来是怎么回事后,诱人唇瓣上也已经沾染了那种东西。

  她当时就羞疯了,捂着嘴巴光着上身赶紧往卫生间跑。

  可就在刚刚跑进卫生间时,始终张着嘴巴的她感觉有唾液顺流,她赶紧下意识的吞了一口。

  吞完后迅速趴在马桶上,然后她才傻乎乎的意识到,没了——“我的天,刘楚楚,你到底干了什么,你怎么把那种东西吞下去了,你……”刘楚楚羞到要死要活的,真想把脑袋闷进马桶里面,把自己活活憋死得了。

  老张拿床上的文胸将身下擦干净后,来到了刘楚楚的身旁,轻轻拍打她后背。

  “楚楚,没什么的,你要是实在觉得羞人就换个角度想想。

  昨天在医院的时候,我不是也把你的吃了么,那么多粘乎乎的呢!”老张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刘楚楚更羞到不行。

  她怎么觉得,自己明明想要跟老张保持最终的底线距离,可离那条底线却越来越近了呢……下午的时候,在老张的坚持下,刘楚楚陪他去了公园。

  倒不是老张还有什么花花心思,就是单纯的想着多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不得不说,刘楚楚在公园里走了会儿后,心情越来越好了。

  而老张一些荤素不忌的笑话,她也不会显得那么娇羞,甚至觉得跟老张在一起散步,真的挺轻松。

  “楚楚,再给你说个。

  有新婚小两口去外地旅游,赶上大雨天实在没地方去就近去了教堂。

  教堂里只有一个神父,神父好心的收留了他们,但是只有一张上下叠床。

  神父睡下面,小两口睡在上面。

  ”“等到半夜的时候,神父突然被晃动醒了,他感觉好像地震,于是就赶紧睁开眼睛招呼床上的小两口。

  你猜,他招呼小两口的时候看到了什么?”面对老张的荤话段子,刘楚楚只背着小手羞笑,也不作任何回答。

  但这并不耽误老张的继续,他继续讲道:“神父看到小两口在干那事,觉得挺不尊重他的,于是就质问他们,你们小两口在干什么呢?小两口回答说,我们刚才上了一趟天堂。

  ”“小两口的回答让神父很是无语,实在不好批评些什么。

  但他又不甘心就这样不尊重,于是小两口完事后不多会儿,又有晃动传来,惊醒了小两口。

  他们好奇的问,神父你做什么呢?神父气呼呼的回答,怎么,我自己上趟天堂不允许吗?!”刘楚楚当时就笑崩了,忍都忍不住,直至笑的小腹都感觉有些痛。

  望着夕阳下笑到花枝乱颤的刘楚楚,老张满心喜欢,觉得这个姑娘真好。

  要是能够拥有她一辈子,那该多好啊!但这事他终究也只是幻想下,根本不敢往真了去想,连他自己都觉得不现实。

  下午从公园离开后,晚上刘楚楚请老张吃了饭,表达对他的谢意。

  老张也没客气,成功跟刘楚楚吃了个酣畅淋漓。

  骑着电动车回到住处后,刘楚楚从车后座下来,然后站在门前有些尴尬。

  礼貌上来说她觉得该让老张进去坐坐,可真要进去她又怕还得发生什么。

  要知道,下午老张弄的她,现在那里隐隐还有些感觉呢,她真怕自己受不了那种感觉。

  不过就在她犹豫的时候,老张主动开口了,“楚楚,我先回了,你好好休息。

  ”话留下,老张扭动车把就离开了,让站在门口的刘楚楚有些不知所措。

  她担心老张会跟她发生些什么,可事实上老张只是单纯的护送她回家。

  这种小小的误解,让她有些心有愧疚。

  可愧疚之余,她又觉得如果老张能留下来陪着她,似乎也不是件坏事,跟老张在一起的时间也挺开心的。

  前提是,再也不要做和那种事情有关的事儿了,她真怕自己忍不住的想要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www.republicodisha.in/wp-content/googlea2.php?7479.html

http://www.republicodisha.in/wp-content/googlea2.php?6977.html

http://www.republicodisha.in/wp-content/googlea2.php?5494.html

http://www.republicodisha.in/wp-content/googlea2.php?428.html

http://www.republicodisha.in/wp-content/googlea2.php?2180.html

http://www.republicodisha.in/wp-content/googlea2.php?1183.html

http://www.republicodisha.in/wp-content/googlea2.php?4449.html

http://www.republicodisha.in/wp-content/googlea2.php?293.html